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40799曾夫人网 > 40799曾夫人网

相门姝女在线阅读_相门姝女小说全文_百度阅读


发布日期:2019-09-13 07:53   来源:未知   阅读:

  004:恶奴 老夫人看了海青一眼,道,“你母亲怀你时便是万分艰难,亏得那大夫医术高明才保得你母女安全,可是那陵州神医温柏?”

  “无妨,且寻来便是。”老夫人说着又对身边的敏姑姑嘱咐了几句,转而又对南宫菱道,“但寻得此人,定能保你母亲无碍。”

  “好孩子。你母亲纵然是你母亲,又何尝不是我女儿呢?”老夫人揽住南宫菱拍着她的后背温和道。

  海青一脸感触得看着南宫菱地精彩演绎,心里却明白她之所以如此也不过是为母亲与自己博得一线生机而已。

  前世的姨母拼命生下的儿子终日病榻不离很不得公爹欢心,反倒小叔所生的儿子颇受侯爷喜爱,大有百年之后将爵位传于次子长孙之势。

  不出几年表姐攀附上了太子,这个儿子方才稳住了自己在侯府的地位,怎料太子被废黜,侯爷综合利弊最终还是把爵位传给了次子。

  听说这一消息的海青当时还暗道害人者终害己。怎知当晚一觉醒来已是到了十年前的今天。

  前世的海青对这个姨母很是看重,甚至跪在神医温柏府外淋了一夜的雨方才求得神医入侯府救得姨母及其腹内儿子一命,却终因为那夜寒气入体而一直体弱。

  这世的海青自不会再发傻,只念及孩子是无辜的,到底还是提点了一下,至于最终神医能不能找到又请不请得来,自是与她无关了。

  饭毕,南宫菱被老夫人派敏姑姑送去她的居住地常笑楼,而海青则被安置在了合乐楼前身的藏花阁,此处临近梅林梓台,前有观景叠楼,后有香汤温池。

  藏花阁原名葬花阁,因着阁里鲜花不易成活而得名,只老夫人年纪大嫌晦气,故而改名,前后一字差,却是完全不同的意境。

  海青随着老夫人身边的永宁姑姑来得藏花阁,果真不见半花只叶,却满眼的锦花灼眼,更有甚着一堆丫鬟婆子搬过长方脚凳,嗑瓜子的嗑瓜子,唠嗑的唠嗑,很是没有规矩。

  面对如此场景,方才还与海青齐头并进的永宁姑姑却是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虽算不得冷眼相看,却明摆着毫不尽心的样子,好似眼前一幕并未看到一般。

  海青脸色一沉,当下对着守阁的丫鬟婆子们不悦道,“既名为藏花阁,花不易露,怎得用这等繁花乱锦,假的便是假的,还能坐到真主儿头上去,平白扰了眼睛。全撤了。”

  一等丫鬟婆子顿时有些傻眼,一身素淡的海青她们自是没见过的,却又见老夫人身边的永宁姑姑居然落后海青小半步,心里也是泛起了嘀咕,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竟将眼神投向了海青身边着锦穿银刹是富贵的永宁姑姑。

  海青面色不清,也不多话,勿自坐在了一只铺着锦垫的挑花红木椅上,只是静默间却让永宁姑姑知道她也不是个好欺的,否则怎得突然咄咄*人来了那么一句,明显不仅仅是冲着婆子们去的。

  永宁姑姑也是个机灵的,眼珠子滚了半圈,心里便有了计较,当即急言厉色道,“这位可是咱府上的八姐儿,老夫人尚且舍不得重言半句,你等却是好没眼色,此番惹了八姐儿,待我回禀了老夫人还不扒了你等的皮!”

  此番狠话一发,再加上永宁姑姑释放出的那么点牵连的怒气倒是真真镇住了这帮子婆子们。

  “小姐恕罪,小姐恕罪……”一时间哀求跪地声此起彼伏。 海青冷眼看了会儿方才缓和了半分道,“嬷嬷们自是劳苦功高……”

  婆子们顿时身子发紧。 海青却是不紧不慢道,“只是相府却容不得半点不矩,此番念着你们初犯便不做追究,若有下次也不必劳老夫人发落,你们自个儿谋个好差事儿去就是,我这儿可是容不下大佛。”

  海青也不做理会但由她们跪着,只又问道,“本小姐的贴身丫鬟长乐何在?早先三夫人已吩咐着人领来,你,过去看看,可是在路上了?若不然,可去三夫人处听信儿。”

  被指的婆子哪敢到三夫人处听信儿,顿时冷汗四溢,连连抹额,却又不敢多言,一时间颤身不起。

  那婆子被叱,哪还敢耽搁,对着海青福了下身,拔腿就跑,心想指不定就能在路上找到了。

  藏花阁本由永宁姑姑打理,想是以为主小好欺,一时间各色厉害的婆子丫鬟皆讨好上了永宁姑姑,少不得贿赂几分,这才来得藏花阁。 这会儿却个个觉得藏花阁晦气,怎得遇上个厉害角色,非但眼睛里搁不下沙子,就是永宁姑姑也被治理得与她们分清界限甚至大有责罚她们以求讨好新主子之势。

  早先是有个穿着寒酸的小丫头片子过来,只是大伙儿聊得正欢只看了她半眼便不容她说上半句就赶走了去。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大户人家哪个不是拜高踩低的。

  “喲,这又是唱得哪出呀,呵呵……”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海青抬头望去,却见那去寻长乐的婆子正对着一女子福了福身,只是因着角度问题,海青却是没看清来人模样。

  “奴家是大公子跟前的似火,大公子今儿有事赶不及回来,特使奴家带来贺礼,大公子说了,八妹儿既入得相府,自是自家人,有什么事儿但来找他便是。”

  说话女子一张瓜子脸,凤眼妩媚,身姿纤细柔软,这大寒天偏生穿着低胸绣玫瑰红宝石扣狐裙,头簪红玛瑙金珠钗。此刻却是软步走到海青跟前福下了身。

  海青看着来人的着装,心里也是大抵清楚了这个女子的身份,遂亲热温和道,“似火姐姐快请起,大哥的心意青儿领了,还望似火姐姐代青儿向大哥道声谢。”

  “奴家哪受得了八姐儿一声姐姐。”似火娇笑着说道,却又借着海青的虚扶站了起来。

  海青微愕,还不及反应,似火便已然将锦盒打开,一张卷轴露了出来,素手上的丹蔻很晃眼,以至于刺激得海青微眯了眼。

  仅仅是微微打开三分之一,海青却是脸上生火,赶忙拉住了似火的手一把合上,动作有些粗鲁,心道玩笑开大了,“还是,稍后再看吧。”

  似火似笑非笑地看了海青一眼,方才意味深长地道,“也是,那就请八姐儿好生收好了。”

  那头似火见得海青一副神思恍惚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凝思皱眉的表情刹是好玩,心想一会儿回禀时候一定要手脚并用比划给大公子看才好,真是个好可爱的丫头呀,唔,真想放在手心里揉搓一把。477777开奖现场